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开码结果现场直播 >
电影杀人回忆讲的什么故事情节?
作者:admin  日期:2019-11-28 05:37 来源:未知 浏览:

  韩国电影《杀人回忆》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讲述着发生在一个小镇的连环强奸杀人案,镇子上没有接受过完整刑侦培训的警察和从汉城调来的年轻警察为找到杀人凶手的故事。

  这部电影被一些知名电影人称为是一部完美的电影,整个画面带着朦胧的美感,镜头运用也是不走寻常路。

  《杀人回忆》开篇就是警察发现了一个死在稻田外的裸身女子。警察朴斗满没有接受过任何司法培训,没有任何破案的技巧,完全凭借这自己的第六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一个傻子。朴斗满和搭档曹警官都坚信这个傻子就是真凶,就把他强行扣押,逼迫他说出自己的作案经过。可傻子终究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再加上傻子的手指并不灵活无法完成整个犯罪过程,案子停滞了。

  从汉城来到苏泰允立志要把案子侦破,几人分析了两个案件的相关内容后发现几个相同点:被害人穿着红衣服,出事的当天在下雨。由此苏泰允发现了一个叫董和苏的女子也失踪了,认为她也被杀害了。找到了董和苏的尸体之后,众人发现与之前的被害女子遭遇相同:都是被丝袜勒死,脸上蒙着她的内裤。可时间过得太久,女子体内残留的精液没有办法确定凶手是谁。

  在案件一筹莫展的时候,朴警官等人派出女警官穿着红衣服独自走在雨夜里。凶手没有出现但女警官等人认识了两个女学生。与此同时,一个穿着红外套的中年女人出门送伞然后被杀害了。由于那个年代缺乏对现场的保护和必要的技术,再加上是雨夜,现场破坏极其严重,根本找不到任何有用的证据。

  女警官圭玉偶然发现自己喜欢听的电台在每一次案发的晚上都会播放一首“悲伤情书”,为了调查点歌人究竟是谁,苏警官到处翻找电台的明信片想要获得线索。而另一边没有任何进展的朴警官去求助巫婆,想要用巫术帮助自己找到真凶。可就在野外施法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变态男人。在抓住之后他们试图强迫他认罪,可这种强制性的审问最后被制止了。

  案件又陷入一团乱麻。变态男人和之前的两个女学生都提过女子学校的厕所有问题,苏警官就继续前往调查,偶然间发现了一个幸存的被害者。据时间线分析,这个女子是整个连环杀人案的第一个被害者,但是她没有看见对方的脸,只记得对方的手很柔软。

  又有一个女子被害了,与此同时警方调查到电台点歌人是谁。点歌人朴兴圭的手像女人一样,警官们认为他就是罪犯,但并没有任何的证据。回放之前的录音带,朴警官认为傻子光昊应该是目睹了作案过程,可没等从他的口中问出什么,光昊就死了。从美国传来的DNA检测证明点歌人朴兴圭并不是凶手。

  案件所有的线索再次消失,可被害人持续增加。朴警官也选择了转行,哪怕多年之后正义也依旧没有到来。

  展开全部看了片子,开头就说明这是一个真实的案子。这也说明了导演希望我们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觉得:阿,真实啊~

  对呢,这部影片的确很特别。不像其他侦探片那样,总是一步一步发现线索。而这部片子线索真的乱,到最后又仿佛回到最初一样。当然,这才令我们觉得这部片:阿,多真实啊~!

  虽然导演想拍得真实,但作为一部电影,而并非一部记录片,当然不能没头没尾的。再者,胖子后来回到镇里遇上小女孩,小女孩的一番话令胖子大悟了,这个人他认识的,或者他见过的,他调查过的,但他却一直遗漏了的。也就是说,就像名侦探KN的经典对白一样,凶手就在我们当中。囧!

  片子开端是以胖子为线年后的胖子回乡回忆为结尾。这部片子的名字叫什么?杀人回记。当然我不是指胖子是那个凶手,因为回忆的不只是他一个,还有别人。假如我说胖子是凶手,那肯定会有人扔我几块砖的。

  后来镇里来了一位新警察,这位新警察后来慢慢成为剧情延续的主要线索。新警察刚来之时表现出比暴力警察和胖子的智商,能力都要高出几个马位。这是肯定的,假如让胖子和暴力警察去查的话,那么片子还能继续下去吗?

  新警察一直以来都非常勤力,而且在镜头前面彼有正义感,所以我非常反对有些评论说他就是凶手。假如他是凶手,他不会带给我们这么多线索,当然了,别管这些线索到最后管不管用。

  新来的警察一直都以自己的思路去查这个案子,比如他认为凶手作案是在雨夜和红色的衣服,那么他就一直跟着这个线索去追查。他一直都表现的对案子非常的着紧。

  还有很多,比如手表等等,但我觉得都是胡扯,希望你们认线)首先要说的是,假如新警察得知有幸存者时急于找到替死鬼的话,那么他大可以直接跟胖子他们同谋,用那个的地盘工人当替死鬼就好了。但新警察见完幸存者后,回到牢房马上看看地盘工人是否跟幸存者说的一致,而并而跟胖子一起合谋,可知新经常是想找到真的凶手并非找“替死鬼”。再者,当时新警察并没有见过电台点歌的那个小白脸,他又怎么知道他的手滑不滑呢?又怎么能知道小白脸能不能当替死鬼呢?后来,新警察找到小白脸后,得知他的手符合幸存者的描述,再加上之前的证据:雨夜点歌,没有不在场证据等。新警察心里已经认定小白脸就是凶手了,所以他才表演出过激动的行为。还来新警察跟丢了小白脸。新警察向局长汇报。局长说:“等DNA报告出来不就好了吗?”这说明了大家都认为小白脸就是凶手,就差唯一的证据NDA报告了。但新警察还是不安,不安的不是怕他跑掉而没有替死鬼,仔细想想,新警察一直催报告快点出来,证明他对报告是期待。但报告在美国弄出来的,他绝对是没可能做手脚,也就说明了新警察也认为小白脸的NDA一定跟凶手留下的DNA是一致的,新警察害怕的是小白脸“再次行凶”,也就是说,片子开头直到结尾,新警察都是一个正义的象征,但他也很无奈,因为在那个时代,又面对这样的凶手。居民一个又一个地遇害,但却捉不住凶手,最后连那个自己熟悉的女学生都遭毒手了。好不容易地找到一个疑凶,本来以为他肯定是凶手了,证明他所推理的一切都是对的,但可惜最后居然DNA不吻合,这意味着一切都要重来了,又要再等下一次机会,新警察自己都不相信这就是现实。凶手把他逼得连DNA报告都不相信了。所以我绝对不会同意新警察就是凶手。

  最后一次案(女学生被害)是有点跟之前的不一样,比如并没有在雨夜,也没有要点的歌。而这刚刚好影片拍了暴力警察被傻子打得破伤风而进了医院。而突出了小白脸是最后一单案的行凶者。

  因为观众基本将得怀疑的人都怀疑过了,我想导演也会想到观众会怀疑到暴力警察,在那个社会,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呢?即使是现今阶段。

  但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疑问就出来了,最后小女孩说:这个人很普通。这个人很普通?那么暴力警察不是没有了一条褪了吗?怎么会很普通?有人说这可能装上假肢或是什么的,但我觉得这不可能,即使暴力警察一拐一拐地走着,但平时人也觉得他不普通。不是吗?

  有人会说胖子不就只问了“长得怎样吗?”,但是这种问法通常人都不是会指出那个人的特征吗?并不一定是指样子,是指整个人的外貌。

  (3)小白脸,是最后出场的一个疑犯,他的嫌疑是最大的,基本是全部条件允合:雨夜点歌,傻子说的英俊(傻子说谁都英俊,但不可能是他爸,之后再解释),柔软的手。但却偏偏DNA鉴定不是他的血型,但这并不代表小白脸并没有作案。因为精液并不一定是他的,他作案的时候未必是一个人(有时候)。现在来解释一下,先说第一起案子是在去年的9月份发生的,而小白脸来的时候正是去年9月,而这一起案子的犯罪手法跟之后的一样,唯一的不同是受害人没有死,而新警察也是后来才得知这一件事,也就证明了这件事没有被媒介报道出来,也就是说是基本上知道的人没有多少个。既然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么之后的案子都是同一个人所为的。第一起案子的受害人没有说是多人所为,从镜头的回忆里得出,凶手第一次行凶是一个人的,也就是柔软的手的拥有人。而最后一次案子发生,镜头突出此人有一双柔软的手,也就是说第一起案子和最后一起案子基本上是同一个人所做的了。而中间夹杂了几起案子,犯罪手法跟之前大致一样,但有点是不同的。就是最后一起案子和倒数第一起案子受害人阴道里的塞了东西(当然第一起案子我们无从考证,因为那个受害人没有说自己有没被塞~0。0)。也就是说倒数的第二和最后一个案子可能是同一个变态人的行为,而倒数第2的案子小白脸没有证明到自己有在听广播,所以他有嫌疑。从这些方面的证据,我们绝对有理由怀疑小白脸是第一,倒数1和2案件的凶手。但怎么解析DNA并非小白脸的呢?只能这样说,各位有留意鉴证科那个人说的话吗?:“这个有可能是凶手时候留下的,是在受害人的衣服上找到的。”回想起片子中谁这么变态对着女人内衣的人?正是那个在凶案现场的地盘工人,所以我绝对有理由怀疑这个地盘工人正是在工厂上班的小白脸的同谋,他可能是小白脸的朋友,也可能是后来结识的“同志”(这方面无办法考证)。也就能解释得到,为什么地盘工人在被关押的时候会有同类案件发生,而那正是倒数第2起,有桃子塞到阴道里的案件。而怎么解析傻子看到小白脸的脸会说:“热热热,你不知道很热吗?”其实傻子并非暗示那个烧柴的人,而是看到小白脸那张英俊的脸回想起自己的脸怎么烧得这么丑阿~?

  在最后,胖子回到镇上遇上小女孩,小女孩重复凶手说的话:我回来看看我之前在这里做过的事。

  请问各位,片子最后谁走了?可能是新警察走了,胖子绝对是离开了,可能是断了脚的暴力警察走了。

  再解析小女孩为什么会说很普通?当年20多岁的小白脸的确是叫得上俊,但17年多后,还不一样是个中年老头/?

  韩国电影《杀人回忆》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讲述着发生在一个小镇的连环强奸杀人案,镇子上没有接受过完整刑侦培训的警察和从汉城调来的年轻警察为找到杀人凶手的故事。

  1986年,京剧照畿道某处发现了一名女尸。该名女子死去前曾遭人强奸。两个月后,以相同手法的奸杀案再度出现。不过警方对这类连环凶杀案苦无头绪,导致人心惶惶。警方决定成立调查小组去调查这一系列棘手案件,由小镇警察斗满(宋康昊 饰)和首尔特派警察泰允(金相庆 饰)奉命专责此案。然而这个调查小组的工作不太顺利,擅长于自己的灵感和头脑的斗满跟凡事需要真凭实据的泰允磨擦甚多。斗满发现现场留下颇多死者的头发,来推断行凶者专挑选有脱发毛病的女子为行凶对象。另一方面,泰允亦发现受害人全是在雨天穿著红色的衣服。因此,调查小组决定选定一个下雨的日子,派出卧底去引诱行凶者,但当晚死去的却是另一名女子。斗满和泰允都接近崩溃边缘,但一档录音节目又引出了另一个所有特征都极其符合的嫌疑人,可是最终从美国传真来的鉴定报告令他们难以置信。

Power by DedeCms